教育
平心科学
平心教育
平心效果图
阳光在线官网
阳光在线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师资队伍 > 高考作文 >
黑夜里的守候

“唉…… ”

夜里,我躺在床上,双臂伸展,两腿分开,呈一个“大”字形铺开。我翻了个身,胳膊弯曲,头埋进臂弯,咸鱼一般趴在床上……

终于,当我第十七次翻身后,我意识到:睡不着了。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发呆——我为什么睡不着了呢,这还是一只蝙蝠惹的祸。

因为疫情,全国都进入警戒模式。我更是天天闷在家里,坐着,躺着,在床上打两个滚,踢不了球,赛不了跑,捉不了迷藏……生活太过悠闲了。不过,好在我有诸多的应对方式。学习之余,我可以看书、绘画、听歌、看电视。实在无聊,还可以偷来老妈的瑜伽垫做做操,跑下六楼扔个垃圾也是不错的。

可是……我的目光投向“黑暗中唯一的光亮”,那扇窗户。多久,没有到过外面的世界了?

其实,我五天前还真真正正出去了一次。

那天中午,老爸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,奶奶坐在蓝色塑料小板凳上,身着绿色羽绒服,外边套着红色马甲,胸前还别着党徽。她一向笑眯眯的脸上戴着口罩和护目镜,手里拿着蓝色大本子和一支笔。我注意到,照片上的背景正是我家楼前!

我立即戴上口罩,去前面一单元的奶奶家一探究竟。原来,为了应对疫情,街道办需要在每栋楼前有一个人记录人员出入,这是自愿报名的事。奶奶听说了,马上自告奋勇:“让我加入你们吧……”

我们顺便在奶奶家吃了午饭,饭后,奶奶又回到她的“岗位”上去了。

“今天挺冷的,白天有太阳还好说,晚上总不能让她老人家自己看着吧。”傍晚,母亲下了班,一家人吃了晚饭。父亲吃完饭就披上红马甲,下楼替奶奶守着了。母亲和奶奶收拾了饭桌,母亲看一眼窗外,也下去了。而我吃得慢一些,吃完也急忙跑了下去,当然三个人都戴了口罩。

跑下楼,我一眼就望见黑夜里路灯下唯一鲜艳的——那件红马甲。只是穿着马甲的不是父亲,而是母亲,我小跑着来到父母身边。失去了太阳庇护的黑夜,是那样冰冷。而它似乎也因此而不满,竟鼓起腮帮子吹起了寒风!我不禁吸了吸鼻子。母亲见了,把红马甲脱下来递给我:“快穿上,别感冒了。”穿的最少的我,被夹在了父亲和母亲中间,远远看上去,活像一个中间是红色烤肉的汉堡包。

因为疫情,街上几乎没有人经过,这个二月显得尤为孤寂。但是,我们是不孤独的。我回头便看见一单元二楼亮着的灯,透过窗户,可以隐隐约约看见,站在窗前一高一矮两个人影——爷爷和奶奶。我不禁笑了。

那个夜里,我们一家一直守到八点半,才准时下班归去。只是,第二天街道办就另派了人,我于是开始了正式的宅家生活。

其实,无论是上次的非典,还是这次的新冠肺炎,都不是野生动物的错。错的是把它们当成佳肴的人类,赶紧迷途知返,将功补过吧……

“呵——”我打了个哈欠,揉揉眼睛,有了困意。

“睡吧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