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
平心科学
平心教育
平心效果图
阳光在线官网
阳光在线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人才培养 > 平心疫情 >
当善意“变质”

只论施者的善行,是变质的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题记

曾经,我深信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。

曾经,我乐于赠人,享受赠人,我理直气壮地接受每一句道谢,沉浸在“日行一善”的自我良好中。我全然没有发现,有几句道谢,是艰涩的。

直到我听到那声叹息。

我一如既往毫不吝啬地赠出了我的“玫瑰”后,听到了那声叹息,饱含着无奈和道不明的惋惜,我惊呆了,嗅着手上的“余香”,难以理解,但很快就找到了原因--他的手被玫瑰刺得鲜血直流,玫瑰馥郁的芳香被血腥味掩盖,而那精心准备的玫瑰,在尘土中哭泣。瞬间,我那所谓的善心,垮掉了。

我慌张,我迷茫,然这一弊病被一语道破——“世界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,没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。”行善需施者乐施,受者乐得,而变质的善良是施者乐施,受者惧得。给乞丐万卷书,不如施舍一碗饭;给陶渊明一个官,不如给予一园菊;给介子推一封赏,不如还与一份清静。有时所谓的善行,是用自己的脚替他人选鞋,没有换位思考,再努力的付出,也是舍本逐末。

施予善行,要用沟通打开施者与受者之间的大门,但人们往往丢失了那把钥匙,转而建起一道道围墙。那个蓄满长发,渴望知音的海子在酒馆乞求:“我给你们念诗,你们给我酒喝,好不好?”店老板笑笑:“你不要念,我给你酒喝。”海子在众人的嘲笑声离去,人生的大门也对他关闭了。那个永远在期盼着的魂灵死在门内,他倔强的独语无人倾听。曾几何时,人心隔膜到了这种地步呢?

泰戈尔曾说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我爱你”,而我想说世界上最大的悲哀,是我爱你最真,伤你最深,是否,要这种隔膜将所有人都逼离开后,我们才能意识到我们的无知?

何时,施者和受者之间能架起一道桥梁,施者踏上桥首,会拾起理解,受者登上桥尾,会捡起感恩,桥下流水从容,四周湖光山色,桥上和睦融融,施者送上无刺玫瑰,受者欣然含笑接受,传递的不再是你情我不愿的尴尬,而是真正的馥郁花香……

那一刻,花又开了,终于,那尘土中哭泣的玫瑰,那变质的所谓“善心”,芬芳如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