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
平心科学
平心教育
平心效果图
阳光在线官网
阳光在线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校园风采 > 初中作文 >
这事不能怪我

事情最初不是这样的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盯着眼前的试卷,试图用手指盖住那惨不忍睹的分数。我抬起头,假装在看黑板上的字,迅速用余光扫了一眼同桌的试卷。

 

分数很高。我心下一沉。

 

但很快我又振作起来。这事不能怪我,我对自己说。考试的时候我坐在窗边,毒辣的阳光晒得我头晕眼花,几乎看不清试卷上的字!对,一定是这样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再次看向我的同桌——油腻的头发、厚厚的镜片、小而无神的眼睛。他认真地整理着试卷,似乎没有因为考好而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 

呆子!我在心里嗤笑。一个只会死学习的书呆子罢了,只要我肯努力,随随便便就能超过他。

 

不就是努力吗?谁不会?

 

我买来一堆精美的笔记本,打算从此好好听课。我用各色的笔来区分内容,在空白处贴满了漂亮的贴纸——同桌的笔记在它们的衬托下无比寒酸,我满意极了。遗憾的是,我很快厌倦了这种模式。整理这些需要大量时间,我甚至无法专注听课,这让我感到焦虑。终于我还是决定把它们扔在一边。我不需要记笔记,这种死学习的方式不适合我,我安慰着自己。我不是懒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坚持早上按时到校,只是晨读课还没结束我就睡得不知东南西北。每当我揉着眼睛醒过来时,我都会偷偷观察我的同桌。黑眼圈都要延伸到鼻尖了,读了那么久不见得记住多少!我撇撇嘴,负罪感逐渐消失。只有保证睡眠才能保证效率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班主任宣布下周期末考试,我突然有些心慌。我下意识地看向同桌——他依旧沉默地做着练习题,手中的笔不曾停顿一下。切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肯定也在暗中和我比较,等着看我的笑话!

 

果然,期末考试我的成绩甚至比以前更烂。老师对我说,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就是不肯努力,马上高三了,你一定不能这样散漫下去。我一边点头一边在心底洋洋得意,你看,大家都知道我聪明,只是不够努力罢了。成绩不理想只是暂时的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 我制定了一大堆暑假复习计划,安排了详细的时间表,只是当我看到手机时,立刻就将其抛之脑后。假期就是用来养精蓄锐的,我只有休息好了,开学才能专注学习。我没做错什么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 高三开学考试,我的成绩一落千丈。我开始害怕起来,拿着各科试卷找老师分析原因,得到的却是统一的答复——懒惰。我坐在位子上,听着老师夸奖我的同桌。不要慌,我告诉自己,我只是没有找到状态,我还有救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开始拼命学习。我晚上通宵刷题,第二天一早就到校读书。我把时间全部塞得满满的,似乎这样我才有自己足够努力的踏实感——终于,我累倒了。

 

在医院待了几天后,我又恢复到以前的学习状态。我告诉自己,盲目的努力是没有用的。我看着身边日渐消瘦的同桌,为自己有长远目光而暗自欣喜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不是不能努力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但全市一轮统考的到来还是让我无比紧张。这段时间我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,如果考不好,是不是会被认为不聪明?以往成绩差是因为不够努力,我甚至享受着家长老师的“恨铁不成钢”,可如果这次考不好,我就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没有了。看着身边被我鄙夷已久的同桌,我心情复杂。

 

我作弊了。

 

一轮考试后,我突然成了老师们的掌中宝。所有人都夸我聪明,只要稍稍努力就能轻松超越别人。我美滋滋地接受着大家的夸奖,听着听着就感觉自己真的有那么厉害。我其实没有抄很多,只有一点点罢了,我的成绩还是基于我的能力。总之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看着身边依旧木讷的同桌,不屑地扭过头。他现在肯定非常失落,只是情绪隐藏得够深罢了。看见没,只要我肯努力,很轻易就能超过你!

 

可作弊是会上瘾的。

 

我开始沉溺于这种沾沾自喜中不可自拔,老师和同学们的夸奖让我分不清真假。偶尔清醒时我会后悔,可当我硬着头皮打开许久未看过的课本时,我知道,已经来不及了。学校从月考变为周考,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真正的凤凰涅槃,于是只好带上灼热的面具——尽管那令人惊艳的面具在逐渐腐蚀我的面庞。尤其是我的同桌偶尔会露出微微疑惑的神情,这让我有莫大的快感。

 

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时,我的作弊技术已经炉火纯青。我告诉自己,是时候停止了,我必须面对现实。

 

高考前最后一次全市统考,我的真实成绩几乎让我绝望。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因为压力太大而发挥失常,老师和家长都用最最温柔的语气安抚我说,没关系,你只是太紧张了,你是个好孩子,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重回巅峰。

 

我哭了。

 

我感到胃里的酸液涌上了口腔。我捂着脸,拼命地点头。没关系,就像他们说的那样,我只是发挥失常而已,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窗外的花开得热烈,在我眼里却像血盆大口。玻璃将我的脸与花重叠在一起,在屋内刺眼的白炽灯光下变得怪异而扭曲——我几乎要看不清我自己了。

 

高考前夜,同桌看着紧张到崩溃边缘的我,终于开了口:“加油,你这么聪明,一定可以考好!”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,却只看到一片清澈无比的真诚。

 

我突然怒火中烧。

 

他居然这样坦然。

 

他怎么可以这样坦然。

 

我感到眼前一黑,周围瞬间涌上同学们惊慌的叫声。

 

事情最初不是这样的。

 

这事明明不能怪我。

 

不能怪我啊。